第一章 重回 (2)

但万一变了,这个世界变得到处是危险,人命贱如草芥的时候,我希望你能放弃爱情,因为那份爱情,可能……并不如你想象的那般美好和忠贞。”

“你什么意思?”白诗诗突然有些看不懂这个在一起两年的人了,他的话,是在暗喻什么吗?

“如果一直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不否认秦军是个很优秀的人,或许也会是个很不错的情人和丈夫,可是他……”叶钟鸣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直接告诉白诗诗那个让她移情的秦军会在危急关头放弃她,为了几块面包就把她送了人?在遇到异种袭击的时候还把她推出去当诱饵以换取他自己逃命的时间?她会信吗?之前的自己在灾难发生半年之后看到的一幕,现在毕竟还没有发生,说出来只会被当成笑话。

在叶钟鸣低头沉思的时候,白诗诗却彻底地震惊了,她知道叶钟鸣很快就会听说她和秦军在一起的消息,可绝没想到仅仅一个晚上,好像叶钟鸣就什么都知道了的样子,之前她可是绝对保密的啊,他,他早就发觉了?

想到这白诗诗的脸色不免有些苍白,好像干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被人发现了一样。

事实上,也确实见不得光。

“你···你知道···知道他?”

叶钟鸣点点头:“每个晚上放在你寝室楼大厅中不署名的99朵玫瑰,生日夜小广场上千颗蜡烛做成的爱心,每天一次频率不高却持之以恒的关心短信,还有音乐会的门票,园艺会的入场卷,咖啡馆的会员卡,牛津大学教授的讲课视频,呵,即便是同为男人,我也不得不承认,秦军不仅仅长得帅气,家世优越,做事也同样漂亮,他很了解你的喜好,难怪你会动心,和他相比,我的确太不了解女孩子了。”

窗外的校园中传来了一阵响动,应该是休息时间到了,回头看了眼满脸都是惊讶甚至带着一丝惊恐的白诗诗,叶钟鸣很可耻的产生了不亚于刚刚的爽快感觉,因为这表情有些熟悉,和他第一次进入白诗诗身体时她的样子很像。

“最后,不管你怎么想都好,我还是要说,对于秦军,你要慎重,他是个可以同甘却不可以共苦的人。当遇到关乎他切身利益事情的时候,他可以抛弃一切,包括爱情,包括你。”

说完,叶钟鸣拍了拍还处于发懵状态中的白诗诗肩膀,入手处那份滑腻让他的脑海中闪过了很多两人赤,裸纠缠在一起的画面,有喘息有汗水有欢愉,然后砰然一声,消失的无影无踪。

放弃的总归要放弃,白诗诗自己做了选择,那么他就不会因为十年一梦而刻意去改变,因为叶钟鸣连他自己能活多久都不知道,又有什么资格去管别人?更何况,除了自己十年末世养成的冷酷性格,还有因为自己重获而产生蝴蝶效应的可能性,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以至于秦军会带着白诗诗好好的活下去也说不定呢。

叶钟鸣快速的穿上衣服,和白诗诗简单的谈话这段时间,已经足够他接受很多事情,十年生死边缘的生涯让他容易稳定住自己的情绪,接受了重活这种神奇的事情,于是叶钟鸣很快的在自杀以逃避那该死的末日和重新活过之间进行了一次选择,前者被他迅速的排除脑外。

既然重活了,那就好好得活着吧。

打开抽屉,里面有他的银行卡,里面是父母车祸后的补偿,是双亲用生命留给他的东西,这么多年,叶钟鸣没用过一分,他一直坚持着自己赚钱养活自己,这些钱,更多的被看成是一种纪念。但是现在不同,他知道父母如果天上有灵,也一定会赞同把这些钱换成以后活命的本钱。

“你干什么去?”

白诗诗拽过被单,挡住她的身体,带着惶恐地看着像是要离去的叶钟鸣。

她知道自己是爱这个男人的,只是毕业将至,一个没有父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何去何从的男人,给不了她一个光明的未来,这也是她之所以选择离开的原因,只是当这种离开突然变得不在她掌握之中时,难免产生了一种不甘。许在白诗诗看来,即便是分开了,这个男人也一样应该属于她,至少短时间内是这样的。

穿戴整齐的叶钟鸣又看了看时间,15:50,距离灾难来临还有五十分钟,想了想要做的事情,明显时间已经不够,微微沉吟了一秒钟,叶钟鸣立刻做出了对他来说最重要的选择,面对白诗诗的询问,不由得产生了厌烦。

“出去办些事情,在我回来之前,你赶紧离开,去找秦军吧,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就坚决一点,平时的你不也是这种性格吗。”叶钟鸣微皱着眉头,边向外走着边说,只是想到这个跟了自己两年的女人,终究还有些不忍,于是提醒了一句:“最好快些,秦军身边暂时应该会更安全,一旦有什么事发生,那里也是政府最先考虑援救的地方,在那里,或许······你可以更好的活着。”

说完,叶钟鸣穿上鞋迅速离去,留下床上还在发呆的白诗诗。

叶钟鸣现在要做两件最紧迫的事情,一,去买必须的药物。二,购买战斗用的工具。

{新书不易,求大家多多收藏~}